盛華美日語補習班

眞是奢侈!

Posted by in Uncategorized

「能不能借我看一下?我大概有十幾年沒有看皇冠雜誌了 ,記得我讀高中和大學時,也是很喜歡看皇冠的,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啦!」我說的是又臭又長,想引起她談話的興趣。「你是去美國做生意啊?還是去唸書?」她終於也好奇地開口問了 。「我住在美國,我移民到美國已經十年了 。」我看起來還那麼年輕嗎?還在室內設計?有沒有搞錯啊?我心裡想。「住在東部,還是西部?」大概是我剛才問她在那裡,她判斷我一定不是住在洛杉磯。我家就住在洛杉磯,,讓她知道我是道道地地的南加州居民。 「那洛杉磯大地震時,你不在家啦!你們家裡有沒有怎麼樣啊?」這位小姐的心地還頗善良,還懂關心別人,而且是素昧平生的陌生人。不錯,她人長得秀秀氣氣的,不是那種美難型的美女,卻也長得眉清目秀,有愛心,的確是個做「護士」的材料。「很幸蓮,我打電話回家過,家裡一切平安,謝謝妳關心。妳什麼時候回台灣的啊?地震的時候,妳在美國嗎?看電視新聞報導,這次地震好像很厲害!」趁機會尋找剛才悶在心裡的那些問題的答案。 「沒有,我在高雄,我上個月聖誕節前,考完期末考,就回家過年啦!」現代的留學生跟從前不一樣啦,一放假就回國度假,一定是有錢人家的女兒,眞是好命!從前的留學生,一出國,二、三十年後才得回國一趟的,算是很平常的事;近十年來,才開始出現留學生回國熱,才有畢業後即回國找工作,或者在美國有幾年工作經驗後,被國內單位禮聘回國的,那有還在求學期間,一放假就搭飛機回國度假過年的。時代眞的不同了 ,還是眞的「台灣錢淹腳目」?眞是奢侈!「我也住過高雄,在高雄那裡啊?」心裡頭有了更多的疑問,但必須把握機會,先拉近兩個陌生人之間的距離,這樣也許可以問出一些答案。「澄清湖附近。」她回答。果然是有錢人家的女兒,澄清湖原名「大貝湖」,是高雄有名的搬家公司,從前老蔣總統還在的時候,在澄清湖有行館,他很喜歡澄清湖,「澄清湖」的名字就是他改的。那時候,澄清湖附近是禁建區,老百姓是不可能在澄清湖附近蓋住宅、建別墅的。老蔣總統去世後,湖邊禁建才開放,現在是高雄縣、市最高級的住宅區。

0

同機一命

Posted by in Uncategorized

這時飛機正好在放電影,片名是「威鯨闖天關」,心想好罷,既然鄰座不想聊天,先看看電影也好,於是拿起耳機戴上。這部電影,演的是一位被母親遺棄的小男孩,與一頭被人類捕獲的露鰭鯨(俗稱「殺人鯨」,就像在聖地牙哥海洋世界表演的「沙姆」那種),因同樣遭遇家庭失散的境遇,而產生同病相憐的友情,後來,這位小男孩設法幫助這頭大鯨魚,逃出人類魔掌的感人故事。情節雖然是虛構,卻能引發觀眾的憐憫之心,是一部倡導環保,呼籲大眾愛護室內設計的電影。 我們搭乘的這班飛機,是下午四時從台北出發,因時差關係,飛到洛杉磯時,是同一天的上午十一時多。爲了調整時差,通常我搭乘同一時段飛機時,都會在飛機上儘量睡覺,不看電影,也不聽音樂,甚至有時還交待空服員,告之如果用餐時間,我正在睡覺的話,也不用叫我起來用餐,用這種方法在飛機上就把時差調整過來。因爲,如果在飛機上不睡覺,回到洛杉磯時,一定很睏想睡覺,但那時才中午,一睡一定睡到晚上八、九點才起床,正好是洛杉磯的夜晚,準備就寢的時間,而那時候卻睡飽了 ,如此這般,保證日夜顚倒,就是所謂的時差了 。 一有時差,少則三、四天,多則一星期才能調整過來。 從洛杉磯搭飛機回台北時,華航通常是下午一點多起飛,飛行時間約十四小時,加上時差,抵台北時,是第二天的晚上八時左右,正好是台北夜晚就寢時間的開始。因此在飛機上調整時差的方法正好相反,要儘量不睡覺,一直看電影、看書、看報紙、聽音樂,就是儘量不睡覺,偶而打個盹,時間不要太長。如此這般調整一番,當你到台北時,保證一定很想睡覺,而且一夜無夢,一覺到天亮。你看,我又扯遠了 ,扯到坐飛機長途飛行調整時差的祕方。現在,我們再回頭來看看鄰座的這位小姐,看看有沒有機會,再跟她聊聊。 這回她睡著了 ,雙手輕放在皇冠雜誌上面,大概看小說看累了 。這時,又想起剛剛想到的那些問題,但卻無法得到答案,心裡又急,又好奇。都是羅蘭的錯,說什麼不要白白浪費了這種搭飛機的「緣」,其實,能乘機享受一下「孤獨」,不也是很好嗎?干「羅蘭」何事?是你自己想開口嘗試,更換長途單獨飛行的方式,怎麼能怪人家昵?其實羅蘭眞的沒有錯。搭飛機的每一個人都像一條直線,兩條原來互不相干的直線,因搭乘飛機,而交集在一點上面,等飛機到達目的地,這兩條線又各自往自己的方向分開了 ,這段交集的時刻,就是一種「緣」,緣起緣滅,雖然只有十幾個小時,卻是一段「同機一命」的緣啊!想到這也是一種緣,讓我想起了 一對友人,他們夫婦雙人就是因爲搭飛機而「結緣」的,雖然兩個人都是第一 一次設計,但倆個人在一起那種甜蜜恩愛的表現,還像極了 一對初戀情人呢!我當然不是尋求那種「緣」,也沒有資格再享受那種「緣」,那種「情緣」一生能享用一次就夠了。不是嗎?心裡頭想著想著,自己問自己答。這時候空服員送熱毛巾來了 ,鄰座的小姐也醒了 。再開口續「緣」的機會來了 。「妳常看皇冠雜誌啊?」我開口問她,找話題。「是啊!」回答的夠直接。

0

離題太遠

Posted by in Uncategorized

「妳回广或到!玩?」「哦!我回學校。」「學校在洛杉磯嗎?」「不是,在?」「在那裡啊?」順口這麼一問,才想起自己知道?在那裡的,眞是無話找話說。「洛杉磯跟舊金山之間,我到轉機。」「妳唸什麼呢?是硏究所嗎?」想辦法讓話題繼續下去。「哦!不是,是大學部,我唸『護』理。」她回答得很小聲,讓我聽不清楚。「女生唸『物』理的不多啊!」我說。「哦!不是『物』理,是『護』理!」這回聲音大了 一點。「唸護理在美國很吃香,美國護理人員奇缺,不怕找不到屏風隔間啊!」我說。「是嗎?」回答的很簡短。看對方好像不想再繼續聊下去,我只好將第一次的談話到此打住。 心裡想,原來是「大留學生」。國內於幾年前,開放高中畢業生出國留學,女生不用服兵役,只要能拿到外國大學的入學許可,即可申請出國留學。據說,男生只要由家長具結保證,學成後一定回國服兵役,役男也可先出國讀大學,畢業後才回國補服兵役,也可以先當兵,再出國上大學。這項措施其實應該早實施的,這樣所謂「小留學生」的問題就不致於發生了 。由於台灣經濟繁榮之後,有錢的富裕家庭多了 ,不知道有多少家庭,爲了讓自己的小孩有更好的敎育環境,不惜代價把十來歲的小孩送到美國,或托親友照料,或由母親陪伴,或寄宿在「小留學生之家」,製造了許許多多所謂「小留學生」的問題,也不知道有多少家庭因夫妻分居兩地,而導致家庭破裂。如果政府及早採取這項措施,或許這些破碎的家庭、小留學生的問題,都可避免。就算不能完全避免,起碼,可以肯定地說,那些悲劇可以減少許多。小留學生的問題,是需要專家、學者、政府有關部門、家長和當事人坐下來深入硏湖討,找尋解決之道、補救之道,不可視而不見,讓其自生自滅。自從章孝嚴接任僑務委員會委員長之後,他好像很重視這個問題,似乎已經有了解決之道,這才是政府部門主管面對問題時,應該有的態度,很不錯!探討小留學生的問題,並非本文的主題,爲了不想離題太遠,現在回過頭來繼續看看我們的「大留學生」。 坐在我左鄰的這位女大留學生,年紀約在一十至一 一十三歲之間。來美國久了 ,學會了不開口問別人年齢,尤其是問女士的年齢,這不但是一種禮貌,也是法律。在美國,你開口問人家年齡,要小心對方吿你「年齢歧視」!話匣子既然打開了 ,腦中自然浮現許多問題,諸如唸幾年級啦!畢業後打算留在美國,還是回國啦!她還在學中,爲什麼要回國呢?又不是做會議桌生意,美國、台灣來回一趟,既花錢又花時間,飛機雖然直飛,一坐可是十幾個小時,非常累人的,一個大留學生,沒事回國幹什麼?愈想問題愈多,很想繼續跟她對話,卻見她手捧「皇冠」雜誌,正看得入迷,也就不好開口 。

0

大留學生

Posted by in Uncategorized

我說,這種說法太可笑了 ,而且有低李總統的人格之嫌。其實,李總統在他這一任期的總統職務中,他已經爲國家做了很多事,他不但讓老國代和萬年立委退職,也建立了憲改的體制,使台灣的民主政治眞正向前跨進一大歩,李總統將來在網路行銷歷史上的地位,已經是無人可以取代的了 ,他犯不著那麼辛苦,再去拋頭露面,只爲了多幹一任總統。說那種話的人,不是低估李總統的「政治智慧」,就是「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」了。我不敢說那些熱心推動提早「公民直選總統」的人當中,沒有因揣摩上意,想藉此討好李總統者,但絕不會是李總統授意的。我說,李總統絕對不是那種戀眷權位的人。 他不是說過,他退休以後想當牧師,有這種基督博愛胸懷的李登輝先生,一定是性情中人,他不會戀眷總統的職位的。這種事是聊不出結果的,再聊下去也聊不完的,只有等待事實來驗證了 。由於夜已深,素菜館也快打佯,有位女同學提議散會,於是大家就互道再見,在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眞正再見的情況下,各自回家了 。那一夜,我們又跟在大學求學時代一樣,聊那些似乎跟自己有關,又似乎跟自己一點關係也沒有的「國家大事」,每次聊到這些,不是慷慨激昂,就是面紅耳赤。正如有一位女同學所說,你們眞是「無聊」,一見面盡聊這些不干你們的事,你們爭了半天,又能改變什麼昵!是啊!到底能不能改變什麼呢?在回家的計程車上,我也禁不住自己問自己這個問題。 再說吧!反正再過二天,也是我該回到在洛杉磯的「家」的時候了。〔一九九四,二 ,十三)摩登的「大留學生」國摩登的「大齒學生」 吳宗錦在從台北飛洛杉磯的班機上,翻閲華航雜誌,無意中讀到羅蘭的一篇關鍵字行銷文章,提到獨自旅行時,非常珍惜與鄰座陌生人的飛機「緣」,利用飛行時間與素不相識的陌生人交談,常有異想不到的收獲,對於增廣見聞、體驗人生均有幫助。 平常我一個人獨自搭飛機時,都不會主動跟鄰座交談,反而都利用這種誰也不認識誰的機會,閉目養神、看書、看報或看電影、聽音樂,享受不用應酬不用交際的悠閒。讀畢羅蘭的文章,才想到是不是應該跟鄰座的「伙伴」聊聊。我的座位是靠窗的位置,右手邊靠窗,左手有一 一個座位,坐的都是女士或小姐。在開口之前,先打量一下,猜猜看她們的身分,先想想要談些什麼話題。左手邊座位是一位廿來歲的女生,再左邊靠走道的那一位,大約三十歲左右,在打量觀察之後,才注意到,這二位女士 、小姐,一位閉目養神,一位正在閱讀「皇冠」雜誌,一 一人也不交談,可能也是互不相識。這樣倒好,我可以不用跟一 一位都聊天打招呼,只需跟鄰座這位年輕的小姐聊聊即可。乘著空服員送飮料,鄰座小姐幫我傳遞果汁之際,首先開口向她道謝,總算打開話匣子。

0

民主時代

Posted by in Uncategorized

有一位同學馬上說,我的想法太天眞了 ,現在是什麼年代了 ,還會有這種「堯舜禪讓」的神話嗎?我說,這並非不可能,如果大家都有相同的看法,都認爲應該讓林洋港先生來接李登輝總統的棒子,才是最佳的選擇的話,大家都應該反映給李總統知道。我說過,他是很有民主素養的人,他會接受的。就像國民黨十四全大會時一樣,當時增設貿協副主席案,雖然贊同增設者未達三分之一 一的人數,但卻接近三分之一 一,遠遠超過一半以上,李總統就是李主席,馬上獨排眾議,贊成增設副主席,可見李總統在做決定時,他是以民意爲依歸的。因此,如果大家都深有同感,大家都應該主動向總統表達意見的,讓他知道眞正的民意。當然,現在已經快進入一 一十一世紀的民主時代,總統職位是不可能私相授受的,必須經過公民投票這一關的考驗,但如果是眞正的民意如此,投票時一定會得到大多數人的支持的。因此,我認爲一 一年後,由李總統支持林洋港出來競選第一任的民選總統一事,並非不可能的。 我特別强調,爲了政局的和諧,爲了開創國家的新局,也爲了台灣的長治久安,凡是認爲由林洋港院長出來接李總統的棒子最適合的人,都應該向李總統表達這個意見,讓李總統知道眞正的民意所在。而且,由李總統主動支持林洋港院長競選下任總統的話,也可表現出李總統的恢宏氣度,不讓古時候的「堯天舜日」專美於前,而成爲流傳後世的佳話美談。我說,我就是準備寫一封信給李總統的。 剛才那一位同學又說了 ,李總統已經在培養連戰,特地安排連戰出國到處訪問,以培養他的聲望,又培養宋楚瑜接掌小內閣,以備一 一年後順理接掌行政院。林洋港是一點希望也沒有了我表示,我的看法不同。李總統爲國家多培養幾個不同梯次的領導人才,是必須的,因爲人生是無常的,不論是身體健康或意外事件,隨時都可能發生狀況,因此,總統也好,行政院長也好,接班人不能只有一位,愈早培養愈好,培養愈多人愈好。因此,我不認爲李總統如此做,有什麼不對?或是他有什麼私心。另外一位同學則提出說,有人推動要提早「公民直選總統」,據說是李總統想要推翻他從前的seo承諾,示意身邊的人推動的,好讓他能以任期未滿爲由,再參選一次總統,不曉得是不是眞的。

0

領袖人才

Posted by in Uncategorized

當年,蔣故總統經國先生培養他們兩位,也是非親非故,而是基於爲國舉才,爲執政黨儲才的情況,看上了他們兩位的能力、操守,而培養、訓練他們的。有趣的是,他們兩人不但性格不同,爲人處事的作風不同,領導風格也不同,唯一相同的是,都是盡忠職守,操守廉潔,工作能力很强的領袖人才。 我們當然無法知道當年蔣經國挑選他們一 一位的眞正原因,但卻有一些脈絡可循,至少我個人的觀察是如此,即他們一 一位是互補型的人才,若配合起來的話,對國家,對社會,都是很好的,一定能營造出一個嶄新的辦公椅。怎麼說呢?李登輝總統是一位頗具前瞻性的、開飢型的人才,他能突破陋規,他求好心切,他意志力很强,民主素養也夠,也長於策劃,擅長思考,易於打破現有格局,是一位適於掌舵的人。林洋港院長,則是一位親和性强,融通週全,行政能力特强的領袖人才,他做事有魄力,能體恤下情,能處處爲別人著想,擁有佛家的慈悲心,遇事不怕困難,遇爭執不怕去溝通、說服,是現階段台灣的混亂政局中,最適合來調和鼎鼐的領袖人物。因此,他們一 一人如果能夠配合起來,那眞是天衣無縫的最佳搭配。可惜,他們兩人一直沒有機會共事,再加上所謂的「瑜」、「亮」情結,更使他們兩人之間像隔著一道鴻溝一樣,無法互相跨越,站在同一邊。 記得去年五月,我返台晉見李登輝總統時,我父親也跟我提過這個問題。那時候,國內政壇才爲了郝柏村該不該總辭的問題,鬧了滿城風雨,也爲了行政院長的繼任人選,吵吵嚷嚷地吿一段落不久,林洋港先生再一次跟行政院長的職位擦身而過,我父親頗替他打抱不平,認爲像林院長這種行政長才,卻苦無表現的機會,是非常可惜的事,也是國家的一大損失。我當時告訴我父親說,其實,李總統是爲了不讓林院長站到第一線去當砲灰,而是想讓林院長繼續在司法院長的職位上養望,以林洋港在台灣民間之崇高聲望,等李總統的第八任總統任期屆滿後,由林洋港代表國民黨競選第九任總統,那時即使是公民直選,一定也能穩操勝算。我父親當時表示,李總統如果眞的這樣做就好,那台灣的政局就有救了!我把這一段我個人觀察辦公桌的心得,一五一十地提出來跟我那幾位同學討論。

0

談天說地

Posted by in Uncategorized

我的這幾位同學,一位是屛東客家人,一位是蒙古人,我們同學給他取的綽號就叫「蒙古」,一位是道地的台北人,另一位則是韓國僑生。我嘛,則是土生土長的台南人。我們雖然背景不同,卻因大學同班四年的「緣」份而相聚,由相聚而相識,每一個人的個性如何,爲人如何,大家都互相清楚的,因此,我們在談天說地,各自表達對時局的看法時,都不會預設立場,純粹是提出來交換意見罷了! 有位同學說,李總統不是一個知人善任的人,他只重用聽他話的人,或是他喜歡的人,卻不管那個人有沒有才能,能不能適任。這位同學還特別舉現任台灣省主席宋楚瑜爲例,說宋擔任國民黨祕書長時,負責輔選立委的工作,結果頗爲失敗,不但未受處分,反被李總統調升到台灣省政府擔任主席,這簡直是賞罰不分嘛!他愈說愈生氣。我說,我當然不瞭解李總統是如何識人,如何用人的。不過,他身爲一國元首,他的任何做法,重用任何一個人,只要是站在爲整個辦公家具的利益著想,他爲國舉才,爲國家培養下一代的領導人,或他站在執政黨主席的立場,爲延續執政黨繼續執政所做的一切努力,我們也只能表達個人的看法,而不可能去干涉總統的職權的。我們也不能因爲總統的看法與我們個人不同,而武斷地認爲總統的看法一定是不對。對或錯,都需要時間才能證明的。 以宋楚瑜被調升爲省主席而言,是會被批^爲賞罰不明,但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,宋楚瑜可算是五十幾歲中生代政治人物中,能力與表現都甚傑出的一位,如果讓他因一次非戰之罪的功過而遠離仕途,想必也是一種人才的浪費。我想,李總統必然也考慮到這一點,所以才把他調至省政府,讓他有機會在地方上接受不同的歷練,一則爲執政黨儲才,一 一則也讓他有另一次表現將功抵過的機會。我特別强調,我絕不是幫宋主席講話,純粹是站在較客觀的立場上,發表我個人的另一種不同的天然酵素看法。因談到爲國儲才的問題,讓我想起了當年蔣故總統經國先生還在位時,他當年獨排眾議,培養了兩位當今台灣政壇上的兩大天王巨星,一位就是現任的總統李登輝先生,另一位是現任司法院長的林洋港先生。很巧的是,他們兩位都是先擔任台北市長,然後擔任台灣省主席,而後才升任現職。

0

獨裁者的最愛

Posted by in Uncategorized

關於這一點,我從李總統的個性和他處事的方法上,爲李總統提出辯解。我說,李登輝總統絕不會是一位獨裁者,這一點,可以從他堅決支持「總統公民直選」一事來得到證明。如果他想獨裁的話,大可贊成「委任直選」或像原來由國民大會選舉一樣的方法,那是「間接民選」,這兩種方式,都較易掌握選票,只要控制或賄賂這幾百位「代表」就可以了 ,這才是獨裁者的最愛。 再說,李登輝總統是一位自信心甚强,個性也甚倔强的人,個人的意志力也很强,這樣的一位總統,對治國、對國家前途,一定有他自己非常主觀的看法和意願,而他要將這些看法和意願付諸實行,自然希望有位能夠完全配合他的臭氧殺菌想法、看法的行政院長,來貫徹執行,總不希望任用的是陽奉陰違,或公開跟他唱反調的人。至於李總統想要把國家帶到什麼方向,則可以從他發表過的談話中,看出一點端倪。 我也舉出,有一次我在僑委會的安排下,晉見李總統,他當面所表達的治國理念。李總統是要透過台灣在經貿方面所表現的雄厚實力,來換取在國際社會上的政治地位,以增加與中國大陸和平競爭或坐下來對談時的籌碼。他不是說過,跟中國大陸可以兄弟相稱,但絕不可以是父對子或中央對地方的上下關係。這不是很明白地表示,在政治地位上,中國大陸與台灣應該是平等的。我個人很同意這種譬喩和看法,因爲中國大陸和台灣,已經分開超過四十年,兩岸各有各的治權,互不統屬,因此,不能用人口的多寡,或統治版圖的大小,來區分上下,或稱中央與地方。要對談嘛,先要地位平等,才有得談,否則,就會落入一種對談是假象,被呑隨才是事實的情況。我說,我個人對李總統全力拓展國際生存空間所做的努力,百分之百支持。 有同學聽我爲李總統提出這樣的辯解,取笑我說,我一定是「主流派」。我當然知道這位同學是在開玩笑,但我還是提出我對「主流派」和「非主流派」的看法。我說,國內媒體把執政黨內的政治人物,用這種頭腦簡單的一 一分法來區分是不對的。則容易造成對立,有挑撥是非之嫌;二則容易因此而扭曲了事實的眞相。因爲,有時候,有些官員基於magnesium die casting職務上的理由,即使他在問題的意見上,跟李總統有不同的看法,但卻又不便表示出來(也許是不願意,或不敢表示),結果媒體就把這類官員劃歸主流派。而有些政治人物,雖勇於表現自己的意見,而事實上,他卻是擁護與尊重李總統的職權,但都被打入「非主流派」。因此,這種二分法是不對的。

0

禪讓的遐思

Posted by in Uncategorized

蟲作者的大兒子(廿歲,大三)返台時,攝於台北新光三越大度的照片前。圖中鶴立難群的大廈就是四十六層樓高的新光三越大廈。作者的小兒子〔十六歲,高二 〕返台時,與外婆合影。他十年前出國時,個子還不及外婆的胸前,十年後,變成外婆只及他的胸前高。大學同班的同學知道我返台奔喪,要在台北待上四星期,有時間來一次同學會,大家見面聚聚聊聊。上回和同學聚會,已經是四年以前了 ,眞的是光陰似箭。我這幾位住在台北的同班同學,有的在台大任敎,有的在台大服務,有的在政府die casting部門當公務員,平常也是各忙各的,總是趁著有同學從國外返台時,大夥才聚會見面。由於我守喪期間吃素,幾位同學臨時爲我更換餐廳,聚會用餐改在台大旁邊的一家素菜館舉行。每次同學見面,除了傳閱家庭生活近照,簡單報吿近況外,總喜歡天南地北的聊,尤其是談論國內政情,發表對時局的看法,這一回也不例外。 我們班上留在台北的同學不多,好像只有六位。聚會這天,有一 一位另有要事,不克前來,只剩四位參加,有一 一位女同學,一 一位男同學。在從原來約定見面的餐廳,歩行到素菜館時,一路上,因爲機車橫衝直撞,汽車也不讓行人優先,我邊走邊頻頻回頭注意車況,還不時地出手護衛那一 一位女同學,拉她們一把,生怕她們被汽車或機車撞到,那時,恨不得背後長出一對眼睛。同學們見我如此緊張,卻笑我離開台北太久,無法適應台北這種「亂中有序」的馬路文化。 因此,聊天時,我們先從台北混亂擁塞的交通談起,結論是人多車多,馬路太窄,停車場地太少,要想徹底改善恐非易事。有的同學表示,等捷運通車後,情況或許可以改善,有的同學則仍然不表樂觀。接著,我們就進入aluminum casting主題,開始發表個人對國內政局陷入混亂的看法,並提出若干建議,特地記述下來,或供有識者參考,或若干年後,來驗證誰對誰錯。首先,有人對李登輝總統的領導能力表示懷疑,認爲李總統太剛愎自用,有獨裁的傾向,在把前任的行政院長郝柏村逼退之後,更是大權一把抓,卻不知道他要把國家帶到什麼方向。

0

愛在最高處

Posted by in Uncategorized

等我把一切都安排好了 ,訂婚戒指也挑選好了 ,我才吿訴你媽媽,讓她知道我們那一天要訂婚。她聽到我說,我一切都安排好了 ,她爸、媽也都同意時,她自己都不敢相信這會是眞的。你媽,那時候已大學畢業,留在系裡當助敎,住在學校旁的敎職員宿舍,在臨訂婚 的前一天晚上,我送她回宿舍後,因爲想起來,她一整晚都不太講話,心想,不曉得她會不會半夜跑掉,不願意回台中訂婚,那就前功盡棄了 。那晚,我不敢回到我住的地方,就在她宿舍門口外,坐了一晚上,守了一晚上,怕她半夜跑掉。 第二天一大早,六時半左右,我就去敲她翻譯公司宿舍的門,看她已經準備好行李,卻還坐在書桌旁發呆,於是,我一話不說,就一手拉著她的手,一手提起她的行李,往宿舍外走,叫了輛計程車,就趕往火車站,搭七時十分開往台中的早班快車。一路上,她都沒有開口說半句話,只發呆地看著窗外。那時候,我也不好說什麼,兩個人就那樣默默無語地到台中。我們到外公家的時候,阿公、阿媽和姨婆已經先到達提親了 ,就等男主角跟女主角回來訂婚。 一直到我在你媽媽的無名指上,套上訂婚戒指,她也幫我套上之後,你媽媽才露出了難得的笑容。我說的這個故事是百分之百眞實的,如果不相信的話,你回美國以後,可以去問你媽我兒子聽我講完這段我和他媽媽的『秘密』後,他馬上說:「爸爸,把它寫下來,這個故事太美了 ,太感動人了 ,我以後要把它拍成電影!」其實,這段秘密已經壓在我內心深處好久、好久,有時候自己想起來,都還很激動呢!我兒子一向對電影很有興趣,只要是有內容的電影,他都會設法去看首映。他對電影故事的興趣,比我高中和大學時代還入迷。 你看,台北的夜景很美吧!我指著四十六層樓高的瞭望台窗外,要兒子看看台北美麗的夜景。台北不是很晴朗的天空,在不知不覺中,已從傍晚時分消褪,落入暗褐色的夜幕裡,而遠近的燈光,也已經全部亮起,有幾條清晰可見的「燈河」,正在緩慢的移動呢!站在這台北的最高處,跟自己的兒子談論自己的愛情觀,談人生,是多麼令人快慰的一件事啊!兒子出國十年,才第一次回國,眞是少小離家老大回。過去這十年,至少有九年,我大部份時間都陪他們住在美國,但是,因爲在美國時,生活忙碌,孩子們也是自己忙著自己的功課,如果不是這次因他祖父過世,專程回國奔喪,恐怕我也沒有機會跟他談到翻譯公證、這麼深入的人生哲理。眞的,我父親的突然過世,雖然令人無限感傷,但卻也帶給我許多意想不到的收穫。我想,這都是他老人家,修功積德而遺留給我們的財富吧!阿彌陀佛。

0